云顶官网-中国邻国疫情引关注,香港疫情现反复,世卫这个判断要警惕

今天,北京新增确诊连续4天零增长,31个省区市新增4例确诊均来自境外。

这些事实都印证了,张文宏医生昨天在2020年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的一个判断——“中国本土的疫情事实上已经结束。”

然而,同一天,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却下了另一个可怕的判断——在世界大部分地区,(新冠肺炎)病毒并没有得到控制,情况在恶化。

的确,抗疫做得一塌糊涂的美国,近来单日新增确诊屡创新高,从原本日增2-3万例,一下子翻番,奔着6-7万例去了。更值得警惕的是,中国邻国疫情正变得严峻,防止境外输入已经不容松懈的问题,近日,香港疫情出现的反复,就值得警示与借鉴。

吉尔吉斯斯坦出现

“社区获得性肺炎”

中国西部邻国的吉尔吉斯斯坦,今年除新冠肺炎病毒外,自3月以来也发生了“社区获得性肺炎”,仅8日一天就有42人死亡。

7月9日,吉尔吉斯斯坦卫生部公共卫生部门负责人阿克玛托娃在新闻发布会上对媒体通报,过去24个小时吉全国新增4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累计死亡人数已达116人。此外,7月8日吉全国另有42人死于肺炎,其中21人来自首都比什凯克。“今年3月至今,吉尔吉斯斯坦已有310人死于该肺炎。”

在7月7日的通报中,阿克玛托娃还介绍说,7月6日,吉全国另有29人死于社区获得性肺炎。今年3月至7月7日,吉全国已经有224人死于“社区获得性肺炎”。但9日通报中,“社区获得性肺炎”的名称已不再提及。

哈萨克斯坦疫情引关注

专家:给当前防疫带来更高难度

9日,有关哈萨克斯坦“不明肺炎”的消息引发舆论聚焦。不过,有外媒报道,哈萨克斯坦卫生部10日否认该国出现致死率超过新冠病毒的“不明原因肺炎”,称“那些病例很可能就是新冠病毒病例”。

对于上述所谓“不明肺炎”消息,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傅华表示,一切尚未清楚的前提下,目前对哈萨克斯坦是否存在新发病毒、新冠病毒是否变异、会不会暴发等都无法判断。但是这些现象曝出会给我们当前的防疫工作带来更高的难度,目前重要的是要加强我国的边境检疫,并密切关注当地情况,加强国际合作,严防传入我国。

在一切尚不明晰的时候,对民众而言,可按照预防新冠肺炎的措施继续做好防护,戴口罩、保持安全社交距离、勤洗手等这些传统的方法,对于这类呼吸道传染的疾病还是很有效的。

提防病毒变异

警惕境外输入

虽然流行于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两国的肺炎,病毒有待进一步确认。但摆在中国面前的考验都是一样的,那就是严格把好国门,警惕病毒从境外输入,否则一旦引发社区传播,将让得来不易的抗疫成果付诸东流。近日,香港疫情出现的反复,就值得我们借鉴。

自6月中旬以来,香港曾连续21天无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但近期情况出现了变化。特别是9日,当天香港新增42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其中34例为本土病例,是香港自1月疫情暴发以来单日新增本土病例最多的一天。最备受关注的是,源头不明的病例持续出现,过去一周共有12例源头不明的个案遍布港岛、九龙、新界,这说明全港已潜藏隐形传播链。

来源:香港文汇报

香港大学感染及传染病中心总监何栢良指出,香港这轮疫情的源头,很有可能是由于日前境外输入病例检疫措施有漏洞所致,尤其是获豁免检疫的人士数量庞大,据了解5月至6月共涉及逾7万人次经各口岸进入香港,不少都是来自高危地区,他们不须检疫便能进入社区后造成群组暴发。

何栢良又表示,病毒正不断转变,有研究显示病毒在3月之后,其中一个蛋白的位置有改变,病毒结构出现转变后,造成新的病毒品种在全球流行,病毒能于患者的上呼吸道繁殖的数量及繁殖速度加快,因此近期患者的上呼吸道检测到的病毒量,明显较3月前高。病毒的变异,也导致此轮疫情较之前严峻。

北京日报客户端记者注意到,香港9日新增42个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其中有8例是输入性病例,这当中有5人来自哈萨克斯坦。根据香港卫生防护中心公布的资料,1325号54岁男子、1326号42岁男子、1330号3个月大男婴、1333号52岁男子、1362号36岁男子,是从哈萨克斯坦回港。

香港“星岛网”报道截图

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未止,在疫苗真正问世之前,这场与病毒的斗争是场持久战。万幸的是,经历几个月来的战疫,中国构建起的“联防联控、群防群治”的强大防控体系,已经具备进行疫情常态化防控的能力。正如外媒所评论的那般,“中国已能施行外科手术式定点抗疫”。但是,降低抗疫成本的最好方法,就是我们每一个人都慎终如始,时刻保持警惕。

北京日报(ID:Beijing_Daily)综合报道 参考资料:观察者网、海外网、香港文汇网、环球网

责编:李晓航

西媒:世卫警告新冠病毒或在秋季反扑

西媒:世卫警告新冠病毒或在秋季反扑

西媒称,世界卫生组织指出,新冠病毒的表现可能类似于1918年大流感,在秋季卷土重来。

据西班牙《阿贝赛报》网站6月26日报道,世界卫生组织对新冠大流行再次做出令人担忧的预测。新冠病毒目前仍在继续传播,也许在一些国家扩散正在减少,但在另一些国家仍在增长。世卫组织助理总干事拉涅里·圭拉在接受意大利广播电视台采访时警告说,新冠病毒的行为符合世卫组织的假设。可以与之相提并论的是1918年大流感,后者的行为与新冠病毒完全相同:在夏季呈下降趋势,但在9月和10月开始猛烈反扑。1918年大流感在第二波疫情中造成约5000万人丧生。

报道注意到,圭拉的这番说法是为了回应近期一份由意大利多位专家联名签署的文件,文件称由新冠病毒引发的“紧急状况”已经结束。

意大利病毒学会主席兼布雷西亚大学教授阿尔纳多·卡鲁索等始终在一线遏制新冠疫情的著名科学家在这份文件中说:“一段时间以来不容置疑的一些临床证据表明,有症状的新冠病毒感染病例明显减少了。”

世卫组织完全不同意这些专家的说法。圭拉说:“当病毒在临床上消失后,似乎一切都结束了,但实际上并未结束。”他强调自己只关注事实:“我没有深入研究不同学科的同事做出的人为分类和定义。我看到的事实是,病毒的基因组仍保持不变,而这样的流行趋势是可以得到广泛预测的。病毒走势在夏季就是会走低。的确,重症监护室几乎已经空了,但这是在我们预料之中的。我们不希望在秋天看到重症监护室再次人满为患。我们正在采取的所有预防措施正是为了在新一波感染到来时遏制病毒的传播。”

他指出,在秋季可以更好地应对新冠病毒的武器是接种流感疫苗。他说:“根据卫生部的消息,意大利已经准备好为100%的人口接种流感疫苗。”

意大利卫生部长的顾问沃尔特·里查尔迪认同圭拉的说法,警告说新冠病毒将在秋季反扑。他认为,最大的问题在于年轻人缺乏防护措施,很可能将病毒传染给家中的年长者,卫生系统将再次面临压力。

责编:吴正丹

云顶首页-又拿“武汉实验室”造谣 特朗普遭美国情报机构打脸

云顶首页-又拿“武汉实验室”造谣 特朗普遭美国情报机构打脸

新华社华盛顿5月1日电 当地时间4月3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又拿所谓“病毒中国实验室造”的阴谋论说事。但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同一天,美国情报机构公开表示,认同新冠病毒非人造的“广泛科学共识”。

美国情报机构:认同广泛科学共识

当地时间4月30日,在白宫东厅记者会上,当被问到是否认为现有情报有很强可信度显示病毒来自“武汉实验室”时,特朗普称,“是的,我认为是”。

稍后,他提到,围绕病毒起源有各种说法,“我们会搞清楚到底从哪来的”。

被追问是否有信心病毒就是来自“武汉实验室”时,他索性称,“我不被允许告诉你这个”。

3月1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前)在华盛顿白宫的记者会上讲话。新华社记者刘杰摄

就在同一天,作为美国十几个情报及安全机构的“总协调”,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发表声明说,美国情报界认同广泛科学共识,新冠病毒非人造或经过基因修改。

美国《纽约时报》当天报道说,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等人施压美国情报机构寻找材料支持新冠病毒出自中国武汉一处实验室的说法。一些情报分析人士担忧,这些压力会歪曲对病毒的评估。

过去一段时间来,不少美国媒体在报道中指出,美国一些政府官员和共和党国会议员把疫情归咎于中国,以便部分转移对政府应对不力的批评。

“美国钟南山”和“病毒猎手”不同意“病毒人造论”

美国已成为全球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为推卸抗疫不力的责任,一些政客频频“甩锅”、污名化中国。但在疫情政治化的喧嚣中,一批科学家不惧压力和威胁,坚守科学和道德底线。

被中国网友称为“美国钟南山”的流行病学专家安东尼·福奇对所谓病毒源自中国实验室的阴谋论泼过冷水。

这位服务6任美国总统的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近期在白宫记者会上反驳“病毒人造论”。他援引了英国《自然·医学》杂志3月份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报告来自美国斯克里普斯研究所等机构参与的国际团队。

报告说,研究人员分析比对包括新冠病毒在内的多种冠状病毒基因组数据后认为,新冠病毒刺突蛋白的受体结合域与人体细胞的“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ACE2)”受体结合效率之高,是人类基因工程所无法达到的。

3月9日,在美国华盛顿白宫,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在新冠疫情通报会上发言。新华社记者刘杰摄

当被CNN记者问及新冠病毒是否源自“武汉实验室”,知名“病毒猎手”彼得·达萨克直言不讳地回答:“这个问题本身就是错误的。”

“我们开始看到阴谋论出现,指责中国等政治化行为开始出现。这太不幸了,当下最需要的是全球科学家的开放合作。”达萨克说。

另一位“病毒猎手”、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梅尔曼公共卫生学院教授伊恩·利普金3月份曾感染新冠病毒。他与美、英、澳等国学者联名在英国《自然》杂志发表文章,力证新冠病毒不可能是在实验室人工合成的。(记者:孙丁、徐剑梅、徐兴堂)

责编:陈亚楠

云顶官网-新冠病毒根本不可能从实验室泄漏!美国病毒专家列出四大理由

云顶官网-新冠病毒根本不可能从实验室泄漏!美国病毒专家列出四大理由

《商业内幕》2日报道,曾对武汉病毒研究所人员进行培训并参与合作的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流行病学专家乔娜·马泽特 (Jonna Mazet)认为,新冠病毒的传播极不可能是源自实验室泄漏,并列出了四大原因。

△《商业内幕》报道截图

原因一:实验室样品与新冠病毒不匹配

文章指出,在乔娜·马泽特的团队对新冠病毒进行测序后,此前与她共同工作的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立即去查看了实验记录,并将新冠病毒与此前团队在蝙蝠身上发现的其他冠状病毒的遗传信息进行了对比,发现它们并不匹配。

△流行病学专家乔娜·马泽特表示,她的同事将新冠病毒的基因组与此前团队收集到的其他蝙蝠身上的病毒的遗传信息进行了对比,随后发现它们不匹配。

同时,马泽特和石正丽也强调,她们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之前,从未检测出与之相关的其他病毒。

△马泽特称,她的同事十分肯定,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之前,从未鉴定出这一种病毒。

原因二:实验室执行严格的安全协议

马泽特指出,此前曾有人质疑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WIV)的安全问题,但她认为不论是在实验室里还是在采样现场,中国研究人员的工作无可非议。

△乔娜·马泽特:石正丽的工作无可非议。

她还表示,实验室研究人员的防护工作非常到位,同时,在对样本进行研究时,研究人员仅使用灭活的、不具有传染性的样本。

△马泽特说,在对样本进行研究时,研究人员仅使用灭活的、不具有传染性的样本。

原因三:新冠病毒是人畜共患疾病中暴发的最新一种病毒

报道还称,专家指出,新型冠状肺炎疫情的暴发不是因为泄漏,更可能是因为新冠肺炎是一种从动物宿主传播到人类的最新疾病。

△专家指出,冠状肺炎疫情的暴发不是因为泄漏,更可能是因为新冠肺炎是一种从动物宿主传播到人类的最新疾病。

原因四:普通人比研究人员更容易接触感染活体病毒

此外,马泽特表示,新冠病毒不是从实验室泄漏的第四个原因,是普通人比研究人员更容易接触感染活体病毒。她认为,对蝙蝠进行样本采集的洞穴和野外环境对普通人来说会更加危险,因为研究人员在进行样本采集的时候使用了个人防护用品(PPE),但是普通人未必会使用。

△马泽特说:“采集样本的洞穴和野外环境对人们来说是危险的地方,因为可能会接触到动物体内传播的活病毒。”

责编:李晓航

云顶首页-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就所谓输美新冠病毒检测试剂盒质量问题应询发表谈话

云顶首页-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就所谓输美新冠病毒检测试剂盒质量问题应询发表谈话

新华社北京4月28日电 商务部网站28日发布消息,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就所谓输美新冠病毒检测试剂盒质量问题应询发表谈话。

针对有记者问: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27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责中国向美国提供低质量的新冠病毒检测试剂盒,请问中方有何评论?商务部新闻发言人说,纳瓦罗的言论毫无根据,极不负责。国际疫情暴发以来,中方与包括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在内的各国认证注册机构保持了良好的沟通合作,确保出口防疫物资符合进口方质量要求。目前,中国已出口新冠病毒检测试剂盒几千万人份,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赞誉,中方尚未收到美国采购方和使用方关于检测试剂盒出现质量问题的反映。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表示,当前,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全球蔓延。新冠病毒是全人类共同的敌人,需要各方携手抗击。我们敦促美方一些人立即停止对中国产品的无端指责和对中方的抹黑行径,多做有利于美国自身应对疫情的事,多做有利于两国合作抗疫的事。

责编:王瑞景